对话那些在异国他乡奋斗的DOTA2华人少年

作者:admin    来源:uedbet体育-uedbet官网-uedbet赫塔菲官网    发布时间:2020-02-26 11:33:16    浏览量:12

  不知玩家们有没有注意到,近几年在北美赛区的海选中,往往会看到一些国人ID所组的班子,也经常能看到有些能从海选队伍中脱颖而出,打入海选8强,乃至打入最后的地区预选赛。

  TI7前夕,中国留学生队伍Starboyz通过冠军联赛,拿到了北美赛区的预选名额,也曾战胜过Abed所领衔的DC战队,虽然没能再进一步,但其实力也是有目共睹。

  TI8的北美预选赛场上,一只名为Team Baidu的战队,与EG、VGJ.Strom、coL等诸多豪门一同杀出了海选。可惜小组赛上加赛不敌“韩国Dota” Immortals,没能进入淘汰赛阶段,遗憾而终。

  实际上早在2015年,TI5北美预选赛场上,名噪一时的虚空男孩儿战队Void Boys就是一只全华班,淘汰赛阶棋差一招,倒在了Black、 qojqva所在的mousesports。

  oldWhite,赵航,就和他的ID一样,他的朋友们亲切的称他为老白。如今他在Demon Slayers战队司职三号位。在美国留学的这段日子里,Dota是他学业之外放松和娱乐的活动之一。

  “我一直都是边上学边打,打的分高了,就会有人拉着一起打比赛,” 老白这样介绍到自己的职业经历 “因为一直在上学,有时候打游戏多了学习会有点跟不上,哈哈。”

  谈到美服与国服游戏风格的时候,老白回答到:“我因为一直在美服打,还是更地方化吧。”美服的历练,国人的出身,让老白兼备着美服选手出色的大局观,以及国人选手出众的个人能力,8年Dota时间的经历,也让他成为美服最顶尖玩家的玩家之一。

  聊到他们这些美服华人玩家群体,老白说道:“美服高分的华人挺多的,打得好的朋友也都会组起来打一些海选。但是平时大家都要上学,也没有国内那样专业的训练基地和赞助,很难打出成绩。”带着无奈和遗憾,毕竟留学生的首要任务还是学业。

  “我们DS之前也就只有我和xuan两个华人,其他三个都是北美的老牌选手。我们的经理Kunal是我多年好友,他找到我说他们要围绕Costabile(笔者注:巴西选手,曾效力于巴西荣耀SG e-sports,曾在ESL One2017汉堡站上1-2不敌KG,如今随NoPing e-sports从南美赛区打入即将到来的SLi基辅Minor)组一只战队,想让我加入,我考虑了一下就加入了。之后经过几次人员变动,我们找来了FLee和xuan来打4和5,最终我们成功晋级DreamLeague12主赛事。虽然拿了亚军,由于缺少赞助加上我们下一个Major预选失利,大家就各奔东西了。”

  谈到荷兰那次线下赛,老白还是感触颇深的。“最难忘的就是去年Dreamleague12吧,毕竟是我的第一个线下,而且还拿了亚军。我们出师不利,小组赛0-4开始,但连续淘汰J.storm,Liquid*和NIP,最终与Alliance决赛打满五场惜败。”

  比起国内的选手,语言问题是组建国纵队的最大障碍,而老白他们在这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问起他会选谁当队友的时候,“如果能选队友的话,我还是想和Costabile一起打吧,他是我认为南美最强Carry之一,” 不是Miracle-也不是SumaiL,老白对自己的老队友抱有无限的信心。“不选那些明星做队友,一方面我要稍微现实点,一方面我更想证明自己”

  “有机会的话回国打也是一种选择,但国内对于北美华人选手知道的还是比较少吧。”关于是否考虑过回国发展,老白如是回答。对于他而言,热爱Dota和在哪儿打并没有太大关系,“只要能有机会打比赛,去哪个赛区我都可以。”

  “下个赛季的联赛制就让更多玩家有机会打出来,”对于V社即将更改的赛制老白展望道,“像北美有很多很强的华人玩家,他们组队肯定可以在联赛中占据一席之地。这样除了顶尖战队,其他战队也都可以有比赛打和奖金拿,这样对新人和二线队的帮助很大。”

  xuan,郭一轩,辗转多个战队后,如今在韩国电竞豪门SKT T1落脚,司职5号位,同时肩负着BP的重任。2008年前后,他随家人迁居至加拿大,因为当时没什么朋友,又恰巧在油管上看到了屠夫钩人的视频,有魔兽基础的他,从此被带上了Dota这条路。

  “Dota2是在2012年开始打的,当时之前打Dota认识的一些朋友给了我邀请码就开始一起玩了,一开始还没有天梯,就跟一些朋友开黑,周末的时候会一起打一打美服的联赛,”xuan开始崭露头角,参加了一些小型比赛。谈论到成为选手遇到的一些阻碍时,xuan聊到了语言问题:“美服是个很多元化的地方,有说各种语言的玩家,所以平时单排的时候不一定所有人都会用英语沟通,但是Dota又是一个很依赖跟队友沟通的游戏,所以难免碰到语言不通的玩家的时候会比较烦躁吧。不过没有特别感受到歧视的地方,毕竟实力才是游戏的通用语言。”

  他也接着补充了家里人的看法:“家人方面的话我倒还好,我的父母比较支持我的想法,TI5之后我从大学休学了一年去打职业,他们也很支持我,但是我当时心态不是很好,所以一年没打出什么成绩就继续回去上学了,然后16到18年之间我也没玩Dota,而是专心把大学上完了。”毕业后,短暂的实习让xuan认识到朝九晚五的工作不适合自己,看过TI8之后遍摩拳擦掌,热血沸腾的回来打Dota了。“过去的一年虽然没有打出什么特别出色的成绩,但是我能感觉自己在不断地进步,从失败中学到了很多,所以也就没有放弃,一直在坚持。”

  xuan接着讲起自己的组队的故事,“在北美一个全华人的队伍其实还挺难组起来的,一般在北美打Dota的华人都是留学生,所以他们一大部分的经历还要投入在学业上面,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很投入的去打职业,大部分人也就是当个爱好而已。当年的VB我们也带了一些美生华人选手比如Ryoya和Sneyking。因为人才稀少以及留学生活的各种不稳定性,导致我们没有办法来吸引到好的赞助来支撑,所以很多有潜力班子也就慢慢地解散了。”

  2018年底回归北美Dota的xuan也选择了跟一些华人好友组队,但是成绩并不理想,组队的计划也不了了之。“DS是oldWhite在TI9预选的时候叫我过去的,我们训练了1个月,但是很可惜没有打出海选。TI9过后我们更进行了人员调整,但是一直少中单,我们也试训了很多人。Ched当时与我们的磨合最好,也帮我们打进了DreamLeagueS12的正赛,很可惜他要回东南亚跟女朋友求婚,所以我们在去Dreamleague线下前一周还没定下中单选手,正好当时iAnnihilate没队,于是我们一拍即合,去荷兰打线下了。”

  “由于北美的队伍比较少,当时好多队伍都出去打比赛了,而且我们有位巴西选手,也导致了无法跟欧洲的队伍练习,所以我们去之前也就没怎么训练,只是单排练练英雄而已。本来以为提前到荷兰两天可以在那边训练,但是主办方当时还没有把电脑准备好,所以直到第一天比赛我们5个人也没有正式的练习。第一天小组赛我们被锤的很惨,被打了个0-4,除了准备不充分之外,也是我的第一个线下赛,当时第一次在舞台上打的时候我还是挺紧张的。”

  “当天打完之后我就跟大家说别太担心,明天我们的准备会更加充分,我会把bp调整一下。接下来的每一把我都会跟大家说别把这个想成淘汰赛,我们都是打了成千上万把Dota的人了,就把这个当成单排一样,别有压力,相信彼此,把自己的最强的一面展示给观众们就好了。第二天我的bp准备的比较充分,其他队伍也可能比较低估我们的实力,我们就慢慢的一把一把的打到了决赛,当时每淘汰一个队我都能感觉到队员们的热情,真的是憋了好久的那种感觉,越打越爽,越打越渴望胜利。打到决赛的时候当天我们已经打了两组bo3,而且喝了一天的能量饮料感觉逐渐的体力不支。决赛的前两把我们选到了自己想要的英雄所以感觉比较简单,但是A队真的很强,从第三把开始ban人就针对的很好,由于我们实在战术有限,最后很可惜的2-3输掉了决赛。但是大家并没有很沮丧,毕竟这一次比赛从一开始无人问津,到最后全场都在为我们加油,真的感觉很爽,这也让我觉得我选择这条路没有错吧。”和老白一样,那次鹿特丹之旅是他最难忘的一次比赛经历。“很可惜让那些支持我们的人失望了,毕竟差一把就可以夺冠了。”

  谈论到想选谁当队友时,xuan略显犹豫,但是谈论到自己圈内偶像的时候,他不假思索的回答了N0tail。“我一直很崇拜N0tail,从他在Fnatic时期打大哥的时候就关注他,当时经常看他直播米波,就觉得他好强,而且人也超搞笑,听歌也是我喜欢的嘻哈类,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很愿意跟大爹一起打游戏。”

  今年春节前后,xuan收到了Forev的邀请,跋山涉水,来到了T1。“还没有那个国内战队邀请我,可能还没有很多人认识我吧,当时DS之后我还是挺希望去中国或者其他赛区打职业试试的,因为美服的队伍实在太少了,约个训练都很难,而且玩家也不多,导致好的1,2号位真的很难遇到。”

  xuan最后也给社区玩家送上了祝福“希望大家注意身体,今年的开始挺糟糕的,希望接下来的日子会越来越好!也希望我北美的好兄弟们都能发展的越来越好,有机会大家一起玩耍!”

  Mad,程瀚。这位曾效力于RNG、Room310、Sirius等诸多强队的选手是一位归国子弟。在加拿大留学期间,效力过Drinkingboys,Wheels,FDL,Team Baidu等队伍,他的存在,让队伍势如破竹,履历打进地区预选赛。

  聊到初心,Mad这样说道:“走上职业这条路是我大学毕业之后的决定,因为当时活得很丧所以想做一点能让自己转移注意力并且开心的事情。而且打职业一直是我的理想,高中的时候就经常在YY频道里打一些半职业的Dota1比赛。家人对我还是比较支持的,在国外华裔的职业Dota玩家也不少所以也没有受到太多的歧视吧毕竟是凭实力说话的,打得好就会有人愿意找你组队。” 对待Dota认真执着,也为他带了一些麻烦。“年轻的时候因为自己脾气不好不成熟也伤了一些队友的心。交流方面除了一些不太容易懂的梗和缺乏一点幽默细胞之外没有太大问题,哈哈。”

  “北美路人普遍对兵线的理解和地图移动要比国服高很多,国服路人的话对线能力和团战技能释放这些基本功普遍比美服要强。英雄线优并不一定能赢游戏,国内有点太注重线优了”谈论到美服与国服之间的差异时,Mad举了自己的例子,“刚回国的时候确实不太适应国内的天梯路人打法,偏重线号位玩得多所以更喜欢小小牛头这种到处逛搞事情的英雄和打法,对线期过后也不喜欢打野而更喜欢让别人打不了野。”回归的Mad熟悉国内打法的同时,把自己从美服学到游戏思路融入了国服节奏,理解带到了队伍里。

  “美服的华人选手不多也不少吧,我当时的情况是华人选手差不多能组一个有竞争力的班子,一般是朋友问我打不打,我觉得有意愿就加入了。Team Baidu打的时候我比较开心吧因为大家很多都是现实里的朋友。预选我们打coL这些老牌的北美二线队都各有输赢不过打EG是单纯被虐哈哈哈。” 聊到自己曾经的组队与比赛经历Mad还是非常怀念的,他也补充道:“不管是跟华人还是老外组队我比较享受队友互相信任和一起进步的过程。”

  辗转两个赛区的他对国内外职业战队的情况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回国打职业时间上比较辛苦,不过有稳定的生活保障,国外的话没有特别多的训练也没有收入全靠稀少的比赛奖金。适应的话没有特别大的问题,不过有的时候我会为了我认为对队伍好的战术决策去和有不同意见的队友争辩,虽然并没有什么恶意但是可能没有表现得对资历老的队友足够尊敬。理想的赛区是欧服吧,欧洲人因为社保好所以玩游戏的目的比较纯粹,像国服,天梯的广告哥为了钱打Dota,就有点恶心人。”

  对于新赛季的,Mad是这般见解:“V社如果把Dota变成英雄联盟那样的联盟制度肯定对Dota环境来说是个好事情,职业玩家的收入也就不会两级分化过于巨大,至少希望为了钱打假赛的人会变少吧。”

  Mad平时每天也会看社区新闻,他为社区玩家留下了这样一席话:“我特别喜欢看那些赛后评论,有很多有才华的梗和言论,不过希望大家对职业选手多一点宽容,不要把视野和批判的对象全都集中在选手身上,而忽略了一些匪夷所思的圈内现象、怪象。我和大家都希望看到中国Dota再次崛起,我也是在看完TI8之后决定回国打职业的,虽然我可能不一定有这个机会亲自替中国Dota圆梦,但是祝福每一支想好好打的中国战队能在未来为国争光。”对海外留学生玩家,Mad一本正经的说道:“玩归玩,ASSIGNMENT(作业)先写完……”,也确实如此,不论是国外留学生还是国内正在上学的各位不能因打游戏而荒废了学业。“谢谢各位的支持,最后欢迎大家来看我的直播!”

  TI9新锐美女解说Snow,在欧洲学成归来后,因自己的爱好,成为了一位电竞解说。

  在欧服的经历对她而言无疑是特别的。“以前在欧服经常可以在首页局看到很多新奇的阵容和出装打法吧。欧服有的人没那么在乎输赢,有一种反正不管怎么样我今天偏要玩这个英雄的感觉。职业比赛的内容更多样化一点。学到了挺多东西的,至少解说的时候不会没话说。”

  不论是现在已经投身赛场的oldWhite,Mad,xuan,还是其他海外华人玩家,他们最大的矛盾就是在学业与电竞梦上。“海外华人选手…怎么说呢,因为基数问题,所以其实这几年并没有见到过特别天赋异禀的选手。大多数人都是在外完成学业的,如果不是特别有天赋的也很难做出放弃学业参加比赛这个选择的,毕竟这个游戏只有金字顶塔尖的人才光鲜,”来自家人的压力也是一大阻碍。“在外念书开销也大,很多家长比较固性思维难以接受小孩去“不务正业”,每年花几十万送你出国念书,你现在说你要回国打职业,一个月拿一万块工资?梦想在现实面前,就显得单薄了些。但等完成学业再回来打职业,从年龄上看也不现实。各方面问题、压力,所以很难见到海外华人在一线比赛中出现。什么时候等联赛制度完善了,也许会有这部分人出场吧。”

  对社区玩家以及有海外有电竞梦的选手,小雪也送上了祝福:“希望大家新的一年打游戏和和气气,亲人健在哈哈,有空也可以来看我解说。所有在海外有电竞梦的选手,这条路虽然难,但是我挺佩服你们有这个勇气去坚持。万事只求问心无愧。”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Copyright © 2018 版权所有 uedbet体育-uedbet官网-uedbet赫塔菲官网 技术支持